说他那边一个学生因预科生的事

 定制案例     |      2018-11-21 19:20
昊个子很高,身材适中,说话时鼻子哼哼的,也不时干咳一声。他解释他感冒了。秦兵分别给介绍了,他们开始拉家常式地闲聊,我也不多插话!    
    大约有一个多钟头以后,酒也喝了,饭也吃的差不多了,我借口去了一趟洗手间,把录音调至锁定为录音状态,然后又走回了房间。我取出包里秦兵给我写的结算单的复印件,走到秦兵和佟文昊两个人背后居中的位置,拍了拍秦兵让他往旁边挪了挪!我坐在他们两个中间说:“再耽误佟老师半个钟头时间,我想问问这些学生是否都是由佟老师操作的,当时都是啥情况!”佟文昊把秦兵写的结算单看了看说:“除了郝兵的事儿,其他的确是经我的手操作的!”我怕录不到有效证据又念了一遍,佟文昊也跟着念了,说都是!我又问收费是否这样收费,并把当时的一些细节也复述了一些,佟文昊基本认同,说:“高健为啥会不去上那个学校啦?简直气人!还有何进勇咋听说他还上吊之类的闹得不可开交,妈的!这些鸟孩子真不知上面办事的人多难,这样挑三捡四的怎么可能有学校上!”我心想,这就对了,还当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呢?这其实才是你的本来面目。我后来开始对收费和操作方面提出疑议和异议时,佟文昊有些恼火了,说他也曾因这些学生垫了两万块钱,秦兵还有两万块钱没给他呢?我看他发火的状态很滑稽也很好玩儿,又放松了一下,再加压力,他又这样表现了几次!我也录了一些很重要的证据。我准备就此作罢,当然这些游戏给他们所涉及的学生都有关。那个文州师范的老师也说了一些类似的例子,无非是帮着他们说话,说这些赔钱的事都是应该的,即使是你考上了,交这些钱也是应该的!他们是一丘之貉,当然也是一派胡言。告别他们,我独自步行回去的时候,我想,暂时还不能去闹这事情,郝兵的事儿赶紧处理了,还要再谈判几次,再给他们几次机会,以观后效,不得已再用这致命的一招。    
    
 
 
第七部分第十二章(1)
 
     02/12/08Sunday    
    阴    
    这二十天,其实主要是在追讨和被追讨中度过,但均无所获,包括卫县的王威,三阳市的程前进,以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