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生活中有些事是循环的

 新闻资讯     |      2018-10-09 09:03
 
  在生活中有些事是循环的,早些时候头脑中的事情有时会有意识或无意识地重现;而有些事情是一次性的:即有初始、发展和结束。以我们看来,不可能知道哪种经历归于哪一类。当巴巴拉进入三十岁的时候,她已有两种经历:一是一次性的,如她的婚姻和意想不到的从她公公那里继承的遗产;二是循环性的。
  艾妮特和克里斯蒂安到巴巴拉在普林的中学去是循环性的。第一个夏天分别之后似乎非常自然,同意让孩子们和外祖母在一起。在五十年代,巴巴拉曾憧憬过马考尔式的同居生活。这样的分离会使她感到恐惧。但是现在,七十年代了,离婚,独居,忙干事业是实用的。巴巴拉想,也许她是寻求借口,但是这是处理这件事的的一种方式,即实际上是她的母亲,而不是她,哺育了她的孩子。
  他们二人都喜欢乡下:克里斯蒂安喜欢室外运动,艾妮特毫无畏惧,走着去上学。对巴巴拉的孩子们来说,这种没有拦路强抢、没有少年犯罪、没有贩毒的生活,要比处在危险之中的城市生活强得多。
  实际这是很容易做出的决定。把克里斯蒂安和艾妮特介绍给麦里纳先生也很容易,麦里纳先生以前是普林中学学校的校长,当巴巴拉在那儿读书时,不知他是否说谎,他说他仍记得她曾写过一篇文章而获得过雄狮俱乐部奖。作周未母亲是很容易的,只是在星期五晚上到达,从智慧玩具商店和斯沃兹商店带来的装满教育玩具和系着丝带的箱于就行了。
  巴巴拉很难相信专家们的警告--他们以前多次带她走在花园的小路上,很难想象克利蒂安将来会是同性恋者,艾妮特是个孤独的酗酒者。她正让她的孩子们在没有父亲的强壮身影情况下长大,而她自己又经常不在。
  并不是巴巴拉不爱她的孩子,并不是不想为他们作任何事情,包括给他们提供如专家们所说,对男女青年健康感情发展至关重要的男性气概。但巴巴拉别无选择,祖父和外祖父都去逝了,狄克住在潘沙克拉,为另一个妇女的三个孩子作了父亲,而巴巴拉还未遇到她认为可以结婚的人。那时巴巴拉的生活充满了一系列基于试验性的情人及过夜的男朋友,据专家们认为,这些人都是绝对靠不住的人。男人们的那种朝三暮四是再坏没有的了。
  所以跟着一个抵抗力小而实践能力大的警察,并让她的孩子们与她的母亲生活在一起则易如反掌,又很难忍受这种草率决定所造成的内疚。所以巴巴拉一想到,她竟以为自己的生活比孩子们的生活更有趣时,就很不安。她还从未听到过或看到过任何其他的女人把自己放在第一位。她对自己的无情和自私感到自责;她怀疑她是否正在失去作母亲的本能,上帝,她真希望那几个说"重要的是与孩子们一起度过时间的质量而不是数量"的专家,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只是后来,由于妇女也认为哺养孩于是令人厌倦、枯燥,而且可能会有第二个,以及永久的婚姻,巴巴拉终于大声地承认了她的内疚,这样也就从内疚中解脱出来了。
  1970年1月,经过三十二个月的战争、饥荒,比阿佛拉认输了,牛仔队总是输给强队而闻名,在吉保尔以16:13输给了巴尔的摩克茨队,大家都预言阿里马克洛和利安奥尼尔的《爱情故事》是本年度最红的电影,时髦的设计者们认为五十年代是适合这种复苏时代,巴巴拉以她自己的条件,又回到了斯伯林出版公司工作。
  巴巴拉再也不想看他一眼,利昂·克拉瓦特打来电话,邀她去意大利餐馆一起吃午饭。
  "布拉塞尔怎样?离我办公室很近,"巴巴拉说,该是她要按自己的意愿处理自己生活的时候了。她知道那个旅馆,认识那里的管理人员和侍者,看起来这些人好象是她自己的人了。"一点钟如何?"克拉瓦特问。
  "好吧,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