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再等了,鳄鱼群马上就要奔到诱饵的位置

 新闻资讯     |      2018-10-21 08:02
 
    不能再等了,鳄鱼群马上就要奔到诱饵的位置,我拉起麻藤转身就跑,手能感觉到那块鲜肉在泥地上摩擦震动。脚掌不断使劲,耳旁呼呼风声,我根本抽不出时间回头看,只觉得后面烟尘滚滚,夹杂着数百猛兽的低吼声。不能让那些凶猛的家伙咬到诱饵,否则一切
 
准备会前功尽弃。
    不屈的斗志在心中燃起火焰,给四肢里的血液,注射了愤怒,我拼命向岸边游,当看清黝黑的海岸线时,知道下面已经是沙子了,就把疲惫的双脚落下。刚踩到绵软的沙石,我立刻将头没入水中,仰面朝天,只露出鼻子和嘴巴呼吸,船上的警报在雨中响起,一条粗
 
亮的光柱,从大船的炮台上向四处乱照,机枪声和炮声重叠响起。
    不像文学,只是一个非常自恋的人去满足一些有自恋倾向的人——
    不知道池春是如何安慰的芦雅,这个天真的女孩一进来就抱在我的怀里,说:“你要早点回来,我和池春等你。”我摸着她的头,嗯了一声,和伊凉出去,搬起石头把洞门压好。
    不知道为什么,池春看我的眼神,越来越饱含着柔情。那涌动着的醉人明眸,有时直盯的得我情不自禁的想去靠近。我们所处的困境,正如溪中的那些鳟鱼,唯一不同的是,我们放弃了不可能的溯源。
    不知道为什么,那股淡淡的尿骚冲进了我的大脑,冥冥中驱撒了些我多年来的落寞和身处这座忘世之岛的孤独,是召唤男人的归宿。
    不知什么时候,我被金属激烈尖锐的敲击声吓醒,原来是那个矮胖的船长巴萨迪,正用他黑色的铜烟斗,愤怒着敲我头上的铁栏杆。我爬了起来,赤脚站在床下的木板,面无表情,慵懒的眼睛看着他。
    不知自己男性的器官是何时充血膨胀,由于睡姿的被动,在裤子里只好斜着崛起,阳性器官周围的皮肉有些不适,顶部却感受到伊凉大腿根部的软肉,阵阵快感开始循环。
    步非烟:《修罗镇》《海之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