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三阳市,我先联系了张敬业行长

 新闻资讯     |      2018-11-21 00:53
 
    到了三阳市,我先联系了张敬业行长,为他欠我的两万元钱谈判着。我几乎准备张口借了,但是他说经济紧张又堵住了我的嘴!劝慰着让我放心,让我尽快着手操作关于张志专升本这件事儿。说这件事办了之后到时候一并给我,哪怕再多拿一些也成,去江城市的路费,吃住也都由他负责报销!我知道事情只能如此了,我幼稚地想着让他拿出欠款?其实我张口借,他即使有钱也是不可能借给我的!吃亏学乖,谁都不用考虑就会以这种原则办事的!    
    见了张行长后,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文夫人那边自然不可能去了。我谢绝了张行长给我安排住宿的好意,找了个朋友家住下。    
    
 
 
第七部分第十二章(20)
 
    03/01/06Monday    
    雪转多云    
    这次来三阳市的心情同往常已经从本质上大有不同,以往的神采飞扬春风得意化作为现今的垂头丧气如丧家之犬!下午两点从三阳市往卫县赶的车上我心中悔恨万千。    
    上午,我鼓了几次勇气,反复逼迫自己才打了文局长家里的电话,正好文夫人在家,她竟然没听出来我的声音,当我告诉她我是林笑阳时她愤慨难当。我赶到她家里,放下买的两箱饮料,开始谈判关于刘强的事情。文局长不在家里文夫人拿出所有能拿出的难听的话来责问、讥讽我!直接而极具杀伤力,并且也提出如果我再不露面春节的初一就要去我老家的父母那里找我,非闹点事出来,看看我知不知道丢人,让我父母也不能过好这个春节。这已是第三个人提出这样的要挟方法了,我突然间很恼火这样的威胁,心里面咬牙切齿地愤恨着,表面还要陪着笑脸解释。体会到我找佟文昊或者威胁秦兵去他们单位闹事的心里感受,紧张、担心而后怕的恼羞成怒!因为我没有单位,最有效的就是去老家找我父母了!刘强的事儿最后由我再次写了份保证书,暂缓了僵局。内容大致是假如在03年四月底之前,专升本考试之后,刘强不能升为本科学生,由我退出一万五千元!想想这已是今年我写的第三份保证书了。文夫人仍旧气愤难抑,不断地拿着人际关系和闹事儿的话发泄着她的怨气,恐吓着我!后来我逃也似地走出她的家。在大街上漫无目的游逛了好长时间才决定回卫县一趟。看看年老的父母然后回文州市。    
    回到老家见了父母亲,我告诉他们我已见了文夫人,安慰他们已经没有啥事儿了,又简单地谈了关于今年操作学生遗留的麻烦事儿。省得他们担心!母亲要求我今年要和于娟一起来老家过年,我只有逃避,借口今年去于娟家里过,也可以谈谈结婚的事儿!她才勉强同意,交待着让我到人家家里要表现的好些。    
 
第七部分第十二章(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