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也会埋怨我一辈子

 新闻资讯     |      2018-11-23 20:37
让我又破财,又丢面子,孩子也会埋怨我一辈子!写吧!写份保证书也只是对你们承诺的一种证明,真做好了,我感谢还来不及呢!”    
    我看秦兵还要说,就掏出了便笺和笔递给秦兵,说:“郝哥也只是想着咱们能尽快把孩子的事儿办好!办好还能有啥事?写吧!写一份也没啥?”秦兵很为难地看着我,我知道他是骑虎难下了,他曾教我不给学生家长打条据的,现在保证书都要写了。可绝大部分钱还在他那儿呢!敢再要不出来?加上原来那些钱他再给扣喽!我可惨不可言了!秦兵推诿着说:“你写吧!还是你写吧!”郝天诚断然道:“你俩谁写不一样?到时候都签个名不就成了。小林,你写吧!”想想再去推辞就没有意思了,惘然地问郝天诚:“郝哥,你说怎么写?”郝天诚说:“把答应的条件保证到时候给办到就成了。你说怎么写?”我内心里还是不愿意写的,倒是郝天诚让我和秦兵都签字让我心里有一丝安慰。我犹豫着写道:    
    保证书    
    今保证关于郝兵同学上解放军通信工程学院一事,到校后无学费等一系列费用,并保证入校报到后,两个月内帮郝兵办成带军籍学员。如不符合条件,所收费用如数退还!    
    保证人:林笑阳    
    写完之后,又填了日期后递给秦兵,说:“你也签个字儿吧!”我知道他是不愿意签名的,就如同我不情愿写这份保证书一样!还好,郝天诚反复让他签个名儿,也不算我非拉他下水。找到这个理由,我心里平静了一些。毕竟还是几年的同学又多年的朋友,可总不能让我一木难支地扛着这事儿。忽然想起来,秦兵竟然没有提让郝天诚再拿一万块钱的事儿。想想吧!到这种地步他还怎么去提!    
    郝天诚的事儿就这样解决了。送秦兵到了报社,这时,凌伟给我打电话让我去北环订房子,因为刚才的麻烦事,竟然把昨天约好的这件事给忘了。    
    郝天诚他们回老家卫县正好也要走北环,就仍坐他们的车过去。中途我又要了郝兵的通知书、收据以及我刚写的那份保证书,下车复印了一份。留一份这材料以后有啥事也好说!再回到车上,郝天诚问我:“你看出来这份通知书有啥不太对劲儿的地方吗?”我拿着又看了看说:“是不是没有编号数字?”这一点我在刚拿通知书时就已经注意到了,也曾闪过一丝异样的念头。他说:“就是,我当时看到了这点‘疏漏’,和文局长通话时他说也曾经有军训后再办成军籍的事情。所以,你可一定要用心!报到的时候你们也得陪着我们去!”他的话以及文局长给他的说法找到了一丝安慰,也许到时候真的没问题呢!那样,当然是皆大欢喜,最好不过了。    
    到北环瑞福房产,我下车郝天诚也下了车,和我握手并再三嘱托我一定尽力办这件事情。我让他放心,挥手向他们几个告别,却感觉他们都用一种异样的滑稽的笑意看着我向我点头告别。    
    我心想,他们莫名其妙地笑些什么?我回想着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