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说一会儿一位靓妹也要过来。我问他是哪一

 新闻资讯     |      2018-11-26 21:46
质低!你是不是想让别人看着你的素质比他还低?”我看秦兵还要辩解什么,就端了酒杯和他碰杯,又对魏文玲说:“没事儿!那人喝点儿酒说话冲了一些。已经没事了!”魏文玲又唠叨着,说他别总拿报社耍横压人。我和秦兵继续喝酒谈事儿,我请他一定要把文局长介绍的张红和彩红姐家里的高健当作重点操作,又着重谈了一部分成绩考的不错的学生。吃饭中间,又有三四个人打电话。包括彩红姐,还有宝山的陈文和卫县的秦老师等。说起秦老师女儿陈娟娟的事儿,因为考的分数太低不太好操作,我还是央求秦兵尽力找个差不多的学校给她上。本科最好,上专科也要找个不错的。并告诉他,这个秦老师家庭条件特好!
 
 
第二部分第四章(4)
 
    02/07/29Monday    
    晴    
    中午我去了秦兵那儿。把张红和高健的钱交给他,他分别给我打了个收条,每人收费是一万元。打了条后,秦兵嘟噜了一句:“先收这么多吧!如果不够了我再问你要。”我说:“以前说好的价钱,我也反复问你让你确定!你可别弄到是最后再让赔钱!”他说:“哪能呢!赔钱还做它干啥?不过你也知道,我做不了这主!上面真的又要了咋办?”我生气地说:“上面又要?哪个学生收多少钱都专门问了他,他说过了价钱就别再往上加!出尔反尔,算怎么一回事儿?既然当生意做了总该讲个信誉!”秦兵说:“我也想着有这么多就够了,我只是担心,你也别急!”我不再说什么。让他一定要把这两个学生做好。我强调着说:“你也知道这两个都交了多少钱!也知道高健是何明的亲戚,张红又是文局长介绍来的第一个学生。”我又说:“我知道我给你唠叨好多回了,但是总忍不住说说。因为都是至关重要的学生。做好了,文局长明年可以给我介绍更多的学生。彩红姐也说过,明年她妹家的孩子也该参加高考了,到时候她介绍了让我们做。”他说:“我当然了解,我也理解你的心情,你的事不就是我的事!你放一百个心好了。”    
    我想起前几天他给我报分数线的事情,以及打他手机经常不能很快接听的问题,就说:“你理解我就好!但我总有些担心。我给你打手机的时候,你总不能马上接听。假如到真正热火朝天的高招录取那些天,不能及时反馈来信息就可能会耽误了大事的!”他说:“不会的,你也知道我来《新文州报》没多久,凡事总得小心些,你要理解我呀!”我说:“我当然理解你,也不想因为这事儿耽误了你的工作。可出现那些情况误了事总会让人难以接受。毕竟已经开始进入实际操作的时期了,有时想想,不理解还能咋着!你可是参加应聘考试又等了三个月才到这家报社的,不容易!可理解你,任由你忙于工作,到时候真的出事了,又怎么能接受!”我把当时分数线的情况讲了,又追究着说:“那天,我在去三阳市的车上给你和林耀明分别打了电话,问分数线的事情,当时都不知道。但是,下午林耀明主动给我打电话,而你一定也早就知道了,为啥不通知我一下呢?当然因为你忙,忙得没有时间告诉我?也忙得在我问你的时候记得不够清楚!”他怀疑地说:“是这样吗?不过,我这段时间真的忙嘛!这样吧!笑阳,我保证不会为工作耽误操作学生录取的事儿。”又说:“你别急!话也都说出来了,消消气。若真是那样,我一定努力改。”我说:“我不是急,我真担心到时候误事。”我又解释道:“刚才我是稍稍有些激动,但是毕竟是把这当事儿做!我真的想让你把这些问题重视起来,我兄弟朋友一场,得把话说出来。”他说:“那当然!窝心里多难受!”    
    下午,我先逛了商场,然后又去了北环附近看房子,并挑了一套户型不错的心里暗自盘算要分期付款把它买下来。凌伟给我打电话说他也已经找了有四五个学生。当他知道我在北环看房子时很惊讶,说过两天也要和我一起看一下。    
    晚上,又接了五六个电话。其中文局长问解放军文州通信工程大学军籍生的事儿。我告诉他暂时没有确切消息,他要求我一有消息就及时通知他。看来,他那边又有“大主顾”了,竟然要上这个学校。    
    这个学校是秦兵前天告诉我的。说交八九万就可以带军籍上这个学校,这种事情当然诱人了,军籍生可以免吃住,免学费,免车旅费,而且毕业后不愁分配。八九万也划算呀!权当一次性交了四年上学的所有费用,可以名副其实地享受国家军人待遇,毕业就是军队干部了。遗憾的是暂无消息,今天中午我还又问过秦兵呢!
 
 
第二部分第四章(5)
 
    02/07/31Wednesday